母亲,原谅儿子才懂你

- 编辑:admin -

母亲,原谅儿子才懂你

春节过后,大概是工作过度的原因,母亲的腿痛加重了,看着母亲痛苦的样子,我和妻子建议她去医院做个检查,但是母亲总是迷信,说第一个月的第十五天不是新年,不好去医院,会不走运。我反复劝自己不要接受我母亲的性情。这件事在我上班后逐渐消失了,只是让我的妻子更关心它。直到十五年后,我母亲的小棉袄,我妹妹,才让我姐夫去医院检查。我从我妻子的口中得知,我母亲有点不愿意说她要我陪她去检查。我鄙视它。我认为对每个人都一样。不管怎样,这是一次体检。此外,我的女婿是家庭的一半,应该孝顺。我妻子责怪我是个像我一样的白人儿子。我反驳说,有一个好媳妇就够了。就这样,第二次我忙于所谓的工作,让我的妻子陪妈妈去医院。直到第三次,我母亲几乎对我喊道:“你这么忙吗?”甚至不到一小时就能把它带到这里。该排队买药了。如果不行,注射后你会和我一起去上班。我自己乘公共汽车回去。我母亲的话让我感到更惭愧,更让我感到羞愧的是医院的治疗。嘈杂的诊所大厅里挤满了愁眉苦脸的人,匆匆忙忙的脸,懒洋洋地叹息着,慢吞吞的,后者自然是病人的家人,但也是病人的笑脸,不用说那些已经痊愈的人或他们的家人,还有我们这些病人。感谢他们的眼泪,甚至那些卑躬屈膝的乞丐和悲伤的人。它让人感到无助。我机械地支付医药费,我离开医生的眼睛回来了。我母亲已经准备好注射了,我的工作做完了。我以为诊所关在家里了,我想离开。事实上,我害怕看到长针扎进我母亲的膝盖。这时,母亲张开嘴,大声喊着我的宝宝名字:“你过来,到我这里来,我害怕!”我胆怯地坐在母亲身边,不知如何安慰自己。然而,当我母亲胆怯地闭上眼睛,像孩子一样投入我的怀抱时,我脆弱的泪腺突然崩溃,我潮湿的眼睛立刻模糊了现实。我紧紧握住母亲的手,紧贴着她那银发的头顶。就像我妈妈那么爱我一样,我温柔地安慰她。没关系。马上就好了。放轻松。没关系。母亲微微颤抖,双手冰冷,没有回答,只是呻吟和温柔的点头。我母亲老了,像一个蜷缩在我怀里的受惊婴儿。这一刻我记得小时候,如果害怕,我会哭着跑回家,一头扎进妈妈的怀里,抱着妈妈哭,妈妈的心痛抚摸着我的头,总是以同样的方式安慰我,不害怕,妈妈打他,好孩子不哭!然后他用双手拽我的两只小耳朵,和尚像佛经一样嘟囔:狗吱吱叫;猫吱吱叫;孩子吱吱叫着回家。每次我母亲背诵这首歌,我都觉得我得到了某种精神上的祝福。我啜泣着,把头埋在母亲怀里,像我母亲今天那样温柔地点头。然后恐惧消失,它将永远是安全的。此刻,母亲静静地躺在我怀里,好像睡着了一样放松。对!对母亲来说,还有什么比她儿子的胳膊更安全更快乐呢?诊所的寂静令人窒息,好像只有母亲的呼吸和我的心跳。我偷看了一眼,医生的针还在我母亲的膝盖上,她的腿不规则地抽搐,显然是因为疼痛,汗水从额头上轻微地流到我的胸部。母亲紧紧抓住我的衣服,怕她失去了她的支持。我紧紧抱着妈妈,怕妈妈受伤。这就是我所能做的,我希望能背诵一个咒语来治愈痛苦,就像我的童年母亲爱我一样。我闭上眼睛,哽咽了好几次,眼泪涌上我的眼眶。我拍拍妈妈的背,妈妈打我睡着了。在那些没有风扇空调的日子里,妈妈轻轻地拍拍我的一只手,慢慢地用另一只手摇动香蒲扇,让我在凉爽中渐渐入睡。妈妈已经完全放松了,没有任何紧张,肌肉放松,针头递送也轻松多了,很快就注射了。母亲抬起头,脸涨红了,脸上露出笑容和幸福。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五或六分钟,但只几分钟我就明白了妈妈的心。为什么妈妈坚持要我陪她去医院?我明白她母亲的需要是什么!不要给母亲买礼物、补充品和金钱,母亲可以快乐,母亲不需要物质上的满足,而是精神上的安慰,母亲最大的幸福是让儿子多陪陪她。

母亲,原谅儿子才懂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