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西藏唐卡遇上禅意国画

- 编辑:admin -

当西藏唐卡遇上禅意国画

广州首届佛教绘画比较艺术展开幕

前天,“山南海北:传统与现代——首届佛教绘画比较艺术展”在广东岭南文化博览研究院开幕,3月1日结束。藏族唐卡画家戈洛·谢勒布从喜马拉雅山麓带来的唐卡绘画70余幅,与南海画家赵晓苏的20余幅禅宗传统绘画一起展出。成为广州第一个佛教绘画比较艺术展,一方面展现了藏传佛教的庄严,另一方面传达了汉传佛教影响下的生命智慧。

唐卡作为最著名的佛教绘画形式之一,自2006年以来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由于其材料和绘画方法的紧密性,被欧洲人称为东方油画。他被誉为唐卡艺术圈的顶尖艺术家之一。1999年,他因画了一幅巨大的“班禅十世大师”而获得吉尼斯纪念奖。在这里的艺术中,藏传佛教的神秘魅力既体现在释迦牟尼的低眼佛像上,也体现在天王的眉目传神菩萨上,而广东画家赵小苏(原为漫画家)近年来转向佛教研究,画了一批禅宗传统汉语。用流行的毛笔和墨水绘画。一个横跨长江的芦苇坝和自由奔放的布袋僧侣与这里有联系,但一点也没有。同一幅佛教绘画的意境,更多地揭示了在汉传佛教对生活原则的影响下画家的精神感悟。前天晚上,记者邀请了两位画家坐下来谈艺术,为读者捕捉艺术的精彩点。

西方人称之为东方油画

记者:藏传佛教注重规章制度,注重人的呼吸经络。唐卡画家需要练习吗?

赫哲布:唐卡是一幅以佛教为题材悬挂供奉的卷轴画。藏民很容易携带。它被视为珍宝,可以随时随地参观。据说唐卡起源于松赞干布时期。唐卡、油画和中国传统绘画享誉世界。它被西方人称为东方油画,并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,因为它有着几千年来传承下来的古老生产方法。唐卡必须经过与油画相似的绘画和着色步骤。它还有一个秘密:颜料。所有的原材料都来自地球、矿物和植物色素。随着金、银、珍珠、玛瑙、藏红花等颜料的使用,色彩将保持数千年的辉煌而不褪色。

唐卡是藏语的音译。Tang的意义与空间有关,这意味着浩瀚;卡片有点像魔术,空白被填满了。在画布的一边,你可以收集十个世界和成千上万的佛像,或者你只能画一个佛像。因此,优秀的唐卡作品要求艺术家在实践中不产生误解。我通常选择在快乐和阳光明媚的时候画画,当我快乐和快乐的时候,我可以经常画一些神奇的笔触。在画每一首唐卡之前,我必须先观察和练习它。画画时,我要背诵佛经,心平气和,心平气和。藏传佛教的实践是非常艰苦的,但在实践中,我们应该继续把它放下。当我们成佛的时候,我们也应该达到一个繁荣、繁荣、美丽和美丽的状态。所以坦卡里展现了一个生动而辉煌的形象。

记者:与密宗相比,禅宗更有见地。说到慧能大师,理论上它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意识层次,即心是佛,不需要冥想或冥想。在汉传佛教的影响下,中国画在禅宗表达中有哪些特点?

赵晓苏:我有张“一苇可航”的照片。大莫采访了梁武帝。梁武帝问:“我在建寺和尚、斋戒方面有什么长处?达莫扬:真的没有什么优点。两人发生了争执,大莫过河到北魏。据我所知,这是说功德应该由我自己修好,智慧可以用一点钱打开。所以我又画了一幅,最开心的画,还挂在钟南山先生的办公室里。它在布袋里画了一个人为的洞,布袋里有一个布袋和尚,地上有点细米,鸡啄米,和尚笑了。漏饭的情节是僧侣们做的事,做好事不让对方知道,也不张扬,才是真正的功劳。我作诗: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,滴下几粒米,拯救生命,幸福在心中。这可能是我从阅读、绘画和品尝禅宗中学到的。

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唐卡

记者:禅宗国画往往通过诗、书、画的结合来传达佛教思想。唐卡主要画佛像。艺术家的思想表达有什么不同?

赵晓素:我想展示的是佛陀和自然,表达佛陀的大观、兴趣和智慧,特别是一些汉人接受佛教的主要信条,如慈悲、修行、众生平等。我的布袋和尚的意义也在这里。我认为他是佛陀的代表。我不一定要坚持那个时代。我甚至让他去了现代。佛陀就是这样一个不朽的偶像。让他随和、大方、有趣、幽默的风格感染读者。当然,我也试图在我的中国画中体现禅宗,使佛与花、树、兽(牛、鸟、鹅、鸡等)在一起,既反映了佛对万物的感知和关怀,又反映了佛对万物平等的观念。看到半开的佛像并不需要一切都是完美的。他欣赏事物的现状。日本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,是佛教的安逸境界。他不会为自然的变化和生命的衰落而悲伤。佛是自然,自然是佛,人在佛里自然成佛。人生境界是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过程。

例如,我画了一张老虎猎杀的照片,其中老虎抓了一只嘴里带血的羊。老虎是四大守护者之一,代表着智慧和无知。老虎吃羊,代表智慧战胜无知和无知,具有深远的意义。如今,许多绘画,如佛陀的唐卡和宝藏之王,因为唐卡也希望带给人们欢乐。财富之王骑着狮子,代表着财富的繁荣和佛教智慧的体现。绘画财富之王也是绘画财富之神,希望能克服人们在金融危机中的不良情绪。

古代唐卡画家技艺高超,无法再加上。他们训练有素,有时在冥想时绘画。例如,图片中的一只非常小的动物,通过放大镜观看,会呈现出非常生动的场景,达到艺术的顶峰。正如今天的书法家很难超越古代书法家一样,当代的唐卡画家也不一定能够超越古人。

唐卡的创作需要至少七年的实践才能成熟。有些年轻人可以慢慢学习,但学习的人越来越少。但另一方面,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唐卡。一些欧洲人也喜欢铺毯子和挂唐卡。它已经成为一种神圣而吉祥的东西,有点像藏传的哈达。记者李佩